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 首页  学院概况  党建之窗  教学研究  公告公示 
公告公示 更多>>
您的位置: 首页>>学院概况>>国学教研室>>国学天地>>正文

浙东唐诗之路

发布时间: 2020年06月29日

李白在这里有叛逆不屈的豪言壮语:

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——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

贺知章在这里有落叶归根的复杂情感:

少小离乡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

离别家乡岁月多,近来人事半销磨。唯有门前镜湖水,春风不改旧时波。

——《回乡偶书二首》

李绅在这里有心怀苍生的书生意气:

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——《悯农》

唐诗之路的主线起于钱塘江畔的杭州萧山,经浙东运河、曹娥江、剡溪南止于天台山,全长190公里。支线则可以通达宁波、舟山、金华、温州等地。因全线位于浙江省东部,也可称之为“浙东唐诗之路”。

浙东这一派钟灵毓秀的精致风光,为什么对唐朝诗人有着如此难以拒绝的吸引力呢?

唐诗之路的起点萧山,所处的正是古时越州之地,是越文化的中心。人文渊薮,美景无数,在唐朝时早已是旅行达人的“打卡圣地”。杜甫就“代表”唐朝的诗人,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此地风光的喜爱。

越女天下白,鉴湖五月凉。

剡溪蕴秀异,欲罢不能忘。——杜甫《壮游》

比如贺知章,越州永兴人(今杭州萧山),晚年号“四明狂客”,唐朝诗人中最汪洋恣意、豁达爽直的存在。脍炙人口的《回乡偶书》,不知道被多少人用来感怀岁月的沧桑。被称作“诗狂”的他,嗜酒如命,颇有魏晋名士狂放不羁的遗风。而让他五味杂陈的家乡越州,正因为当年晋室南渡,成为了世家大族、北方移民的落脚地之一,才在中国的版图之上变得日益重要。

东晋之初,来自北方的士人,初入越地,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与北方迥然不同的湖光山色,也由此生发出诸多感慨。会稽郡的镜湖(今绍兴鉴湖),当年是方圆过百里的大湖,就因王羲之称赞为“山阴路上行,如在镜中游”而得名。

山水诗的开山鼻祖谢灵运,出身东晋豪族陈郡谢氏,他的祖父就是创建北府军,淝水之战大破秦军的谢玄。或许是造化弄人,谢灵运壮年时正赶上出身北府军的刘裕簒晋。出身世家大族,正由无上荣光悄然变身为一种原罪。好在他生在越地这山水之间,好在他“天下之才独占一斗”。谢灵运一改东晋玄言诗的故弄玄虚,以山水入诗,一支妙笔写的是风光,也是颓唐。自此,中国的文学史上多了一个名为山水诗的流派。

对种种先贤事迹的仰慕,正是吸引唐朝诗人络绎不绝到此寻访游览的原因之一。

中国的文人,常常徘徊于出世、入世之间,也常常因现实与理想的落差而苦闷。

李白的才华横溢自不必说。当年他进入长安也是希望一展宏图。不知多少人被李太白的词句折服,其中就有会稽人贺知章。

贺比李年长四十二岁,但是二人都是文采飞扬,同是爱酒之人,又秉性相投,一见如故,哪管年龄长幼。贺知章读罢李白诗句,直呼为“谪仙人”,当即解下所配金龟,换酒来与这后辈才子痛饮。

不知李白日后展露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”的豪气时,是否会想起当年金龟换酒的贺知章。

长安的日子对李白来说,并不一直是愉快的。虽然得以供奉翰林,他却仍是郁郁不得志。难道自己只是个陪君王作乐的文人而已?

失意落寞袭来,李白下意识想到的便是浙东的山川河流。

早在他年少时,已写下“此行不为鲈鱼鲙,自爱名山入剡中”的诗句。这位中国最知名的诗人,一生中多次游历浙东,只是这一次的旅途,因潦倒而显得有些阴郁。

我欲因之梦吴越,一夜飞度镜湖月。

湖月照我影,送我至剡溪。李白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

所幸的是,他还是那个“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”的李太白。或许是受到这一方灵秀土地的感召,李白才能有“古来万事东流水”的感悟,才能吼出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的肺腑之语。

桀骜不驯的李白,失意时选择“逃向”浙东并不奇怪。唐朝时,这里仅仅占了当时疆域的七百五十分之一,却有道教十大洞天中的三处,来此修行、隐居的名士更是不计其数,称此地为人间仙境自然不为过。

李白所“梦游”的天姥山,地处唐诗之路的核心地段。白居易曾写道:“东南山水,越为首,剡为面,沃洲天姥为眉目。”与沃洲相比,天姥山无疑是幸运的,它因一首诗而被世人称颂。

殊不知沃洲山也曾是举国瞩目的文化圣地。这里诞生过佛教“般若学”,是晋时全国佛学的中心。一时间高僧、名士云集。

沿唐诗之路一路向南,其终点天台山不仅是道教南宗祖庭,也是佛教天台宗的诞生之地,素来有“仙境佛国”的美誉。对于这片土地来说,化外之人的足迹是最清晰的印记。

与士大夫兼济天下的理想不同。这些隐逸之士,求的是独善其身。这其中,到底是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的循序渐进,还是求而不得的放下,我们不得而知。

得道高人如司马承祯,与李白、贺知章、孟浩然、王维等人同为“仙宗十友”。终年于桐柏山隐居修道,也不得不面对三次进京面圣的纠结与惆怅。

这种避世隐居的氛围,对于失意文人来说,大概有一种致命的诱惑。他们寄情山水,吟诗作赋,把所有的心绪,或不满,或不平,或乐天知命,一股脑地倾泻在这天地之间。

这里能够吸引无数文人墨客驻足,并有绝妙文章词句传世,自然是凭借“千岩竞秀,万壑争流”的美景。但是,山水或许在中国人的眼中并不仅仅是山水,更是处世哲学在现实生活中的具象。

此时,见山已不是山,见水亦非水。云霞明灭之中,是中国人的浪漫与自由。妙手文章的光芒,一直闪烁在浙东的山水之间,留待后来者的欣赏与驻足。

下一条:用历史观照现实——说疫

关闭

学院地址:杭州市莫干山路1515号 邮编:311112

版权所有 © 2015 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 All Right Reserved